作为第一代农民工

2019-09-10 作者:行业动态   |   浏览(130)

随着乌鲁木齐市各大工地陆续开工,农民工用工高峰即将到来。而在这群外来务工者中,不乏头发花白的超龄打工者。

据统计,中国50岁以上的“老年”农民工数量已达3600万。作为第一代农民工,逐渐步入老龄行列的他们该如何养老?

有关专家认为,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福利拖欠累积的问题将在5年内集中爆发。对于一些高龄打工者、甚至超龄打工者而言,年龄大、参保率低、养老问题突出等成为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

年纪越大活越难找

乌市有两处专为进城务工人员开办的人力资源市场,一个在河南路,一个在火车站。

3月27日,在乌鲁木齐火车站人力资源市场举行的农民工专场招聘会上,62岁的陈志玉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他说:“现在年纪大了,活越来越难找,我就指望找个地方打扫卫生或看门,反正不能闲着,闲了心里发慌。”

陈志玉每隔两三天就会翻出记事本与熟识的老板或包工头打电话联系活。得到对方“接了活一定给你打电话”的承诺后,他才安心地挂断电话。

前段时间,陈志玉曾在一所学校的建筑工地上干活,但没干几天,就被辞退了。“他们怕我有个闪失要承担责任。”所以,陈志玉把找活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些相识的包工头身上,“他们了解我的手艺,应该不会嫌我年龄大”。

陈志玉来自陕西兴平市店张镇里村二组,1983年6月13日来新疆打工,如今30年过去了,但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仍记忆犹新。陈志玉说,当时在米泉给一家人盖房子,每天的工钱是3.5元,虽不包吃住,但也算高了,那时1公斤羊肉也不过1.7元。

不过,陈志玉并没有留在建筑行业,而是转行拾破烂,一干就是十几年。“虽然脏点累点,但收入高。那时的单位职工每月工资也就70多块,我一个月能挣200多块呢!”后来,因为这行也不好干了,陈志玉又到工地打工。“挣了些钱,1997年我把老家的土房翻盖成了大瓦房。”说起这些,陈志玉一脸自豪。

在哪儿养老很纠结

如今,陈志玉已62岁,谈到养老问题,他一脸惆怅。对于在哪里养老,陈志玉曾做过激烈思想斗争:“老伴去世多年,我也很想回家乡养老,家中还有94岁的老母需要照顾,但两个儿子都在乌鲁木齐长大,不愿意回去。”2011年,陈志玉花20余万元在乌市青峰路买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他和28岁的小儿子住,为了两个儿子,他最终决定扎根乌市。

谈到将来靠什么养老?陈志玉怅然许久后慢慢地说:“还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老家每月给他发80元的养老金,“这些钱还不够买两公斤羊肉。儿子要找对象要结婚,还要买房,压力很大,养老也不能指望他们。在新疆打工多年,因为总是换地方,所以不可能连续缴养老保险,只能干到干不动为止”。

3月25日-27日,记者随机采访了16名40岁-60岁的农民工,对于“在哪里安度晚年”?其中9人表示希望留在城里,7人表示回乡养老更实际。16人中只有1人曾缴过养老保险,但时间也不足半年。

农民工参保率低

据去年年底公布的《2012年自治区社会保障资金审计结果》显示,我区建筑施工企业农民工参保率低,在抽查的42家建筑施工企业中,农民工参加职工养老保险的参保率仅为0.36%。

2009年国务院下发《关于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确定每人每月基础养老金55元,并提出国家根据经济发展和物价变动等情况适时调整养老金的最低标准。目前,我区农民参保率已达到了95%以上,参保人员达到470余万人次。虽然在我区养老保险已实现了全覆盖,但与城市企业退休职工相比,农村养老保险水平较低。

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四二一”家庭结构难以单独支撑起养老重任;同时,多数农村存在人多地少的现象,有限的土地资源又不断被城市“蚕食”,老人想完全依靠土地生活十分困难,传统养老模式在某种程度上已显得有些脆弱。

鉴于此,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刘卫昌建议,让这些不习惯城市生活的老年农民工退回农村,变身为农业产业化工人,在家门口实现更好发展。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发布于行业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作为第一代农民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