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都畜牧总畜牧师陈忠敏告诉记者

2019-09-10 作者:行业动态   |   浏览(87)

一杆羊鞭,一群牲畜,一段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牧道,莫非这就是昆仑山草地畜牧业永远不可改变的形态?一个简陋羊圈,一堆秋天收获的秸秆,十来只咩咩叫的绵羊,难道这就是南疆农村无法替代的庭院养殖模式?

3月份,记者沿昆仑山北麓一路采访,惊喜地发现新的养殖方式如悄然而至的春天,现代畜牧业的气息随风潜入,悄然生发。

羌都畜牧:细节的魅力

远远看见羌都畜牧有限公司的大门,记者以为来到了哪个新修的公园:青灰色的院墙、红漆铜钉大门,似乎进门就是小桥流水。但进了大门,映入记者眼帘的是6栋排成一列的蓝顶猪舍。

羌都畜牧总畜牧师陈忠敏告诉记者,该公司养殖场位于若羌县瓦石峡镇,占地1060亩。一期工程今年1月动工,投资6000万元,建成后年出栏生猪2万头。目前猪舍正在安装设备,6月开始养殖。

这里的猪舍有什么科技含量吗?陈忠敏领记者参观基本落成的猪舍:六栋猪舍依次为种公猪室、妊娠母猪室、产房、保育室和两栋育肥圈舍。每栋猪舍外墙上都装着巨大风扇,用于调节室内空气。地板为金属漏缝式的,猪粪尿经过水冲下渗到猪舍下的大池子里,然后进入3000立方米的沼气池。

“猪舍底部的池子设计成虹吸式的,能最大限度地保持猪舍空气洁净。夏天我们会每天给猪洗澡。”陈忠敏告诉记者,已建成的六栋猪舍主要设备来自德国和丹麦,目前,364套自动喂料系统已经安装完毕。猪舍内部,饲料从猪舍外的料塔传送到每头猪面前,借助智能化手段控制饲喂量。水也是一天两次自动供应。

陈忠敏特意给记者介绍了正在安装的智能饲养管理系统:母猪从机器一头的小门进入,系统能通过B超确定这头母猪是否怀孕,然后根据它的身体状况确定是否给料和给料的营养成分。陈忠敏说,这是针对后备母猪、空怀母猪和配种后母猪进行判定和饲喂的机器,目前猪场里有两套这样的设备。

参观保育室时,陈忠敏提示记者注意小猪坐卧的地方专门安装了地暖。育肥圈舍采用的则是控制饮食的设计方案,以生产更符合市场需要的瘦肉型猪。陈忠敏说,一期项目要保证每周26头母猪同时生产,这样才能保证每年出栏4840头种母猪和25810头肥猪。

猪舍之外一片黄沙,稀疏的胡杨是施工时特意留下的。陈忠敏指着职工生活区前面的空地描述:这里用来绿化、那里将建设职工娱乐设施,“养殖区和生活区绿化率要达到35%。”

羌都畜牧养殖项目分三期建设。2014年二期项目建成后生猪年出栏将达到4万头,2018年达到10万头。记者了解到,羌都畜牧和从事红枣种植加工的羌都枣业都是七星集团旗下的企业,该公司除生猪外还将饲养2万只羊和50万羽鸡,总投入将达到2亿元。牲畜所需饲料来自该公司1万亩饲草料地,养殖场产生的各种粪肥则供给种植基地的枣园和饲草料地做肥料。

承天畜牧:科技打造精品养殖

且末县承天农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位于且末县塔提让乡,2012年9月开始修建圈舍,2012年11月初,300头西门塔尔母牛入住养殖场,可谓神速。

记者来到承天畜牧时,十来栋养殖棚圈伫立在空旷的戈壁上,四周没有围墙,不远处堆放着建材,搅拌机正辛勤工作——基础设施建设仍在进行。最尽头的牛栏边,总经理霍学亮和新疆动物胚胎工程研究中心的技术人员正为母牛移植安格斯肉牛胚胎,这是承天畜牧跟新疆畜科院合作的项目。

霍学亮告诉记者,承天畜牧总投资3000万元,已经建成10栋半自动化牛舍,每栋养牛200头。公司计划今年8月再建10栋清粪、饲喂全机械化的牛舍。建成后,年出栏肉牛可达1万头、羊10万只。

“我们用300头高代西门塔尔牛做受体,移植通过自治区畜科院从美国引进的安格斯肉牛胚胎,能达到50%以上的受胎率。”霍学亮指着牛栏中仪态安闲的牛说,之所以用高代西门塔尔牛做受体,是考虑到安格斯肉牛体型较大,用形体较大的牛做受体,能降低母牛生产时难产的比例。而安格斯肉牛以大理石纹的雪花牛肉着称,是世界高端牛肉产品,也将是今后承天畜牧肉牛养殖的主要方向。

对于承天畜牧而言,仅靠进口胚胎发展无疑是巨大的负担。记者了解到,该公司今年还要购进100头纯种安格斯母牛,对适龄母牛进行人工超排,对得到的卵子进行人工授精,每年从每头牛身上可获得15个胚胎,然后人工干预受体牛同期发情后进行新鲜胚胎移植,至少可生产8头纯种安格斯小牛,这就大大加强了纯种安格斯牛的繁育能力。

霍学亮介绍,今年8月该公司将建设育肥场和屠宰加工厂,目前正定制设备。2013年底,承天畜牧除了要达到5000头牛的存栏量,还要养羊1.6万只。羊的品种以托克逊黑羊和杜泊羊为主,其中杜泊羊生长快,断奶后5个月胴体重可达40公斤,是理想的肉用羊。“羊和7个月至13个月大的牛,我们会实行放养,以保证肉品的质量。”霍学亮告诉记者。

今年承天畜牧还种了8000亩苜蓿,预订了1万亩青贮玉米。为解决饲草料问题,且末县还特意划出3.5万亩人工饲草料地给承天畜牧种植草料。

洛浦:荒漠上产出天鹅蛋

洛浦县北京10万亩生态农业科技示范园,是借助滴灌技术在沙包上创造的奇迹。2011年10月建设的一期3.1万亩和2012年8月启动的二期4.1万亩生态工程,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不同于林果种植区黄沙上黑色滴灌管纵横的景象,养殖区里碧波荡漾,花斑鸭、天鹅、大白鹅悠游水上。

洛浦县农牧局局长刘晓宏对于沙漠上能出现如此“水景”颇为自豪:“养殖区去年7月3日开工,9月13日就竣工了。孵化区、养殖区、生活区俱全。孵化中心对以后农民增收肯定功劳不小。”他谈到养殖区目前养殖大白鹅800只、花斑鸭1400只,另外还从北京引种天鹅200只、七彩山鸡200只,还有400只和田羊用于自繁自育。

“现在我们的鹅和鸭都已经产蛋,并且在孵化中心孵化了。我们有8台孵化机,还准备再进6台,每批能孵化家禽30万羽。”刘晓宏说,孵化中心的作用就是将各类禽苗以成本价赊销给乡镇养殖大户,一部分免费发放给贫困户。

在天鹅育雏房里,记者见到了刚刚出生13天的小天鹅,这些可爱的小东西睁着晶亮的眼睛啾啾叫着。世人都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形容痴心妄想,如今在洛浦的沙漠上,想吃天鹅蛋还是天鹅肉都不再是难事了。刘晓宏告诉记者,养殖园区还将盖1栋种鸡舍和5栋育雏舍,种好1500亩饲料地,为全县养殖户提供饲料的饲料加工中心也在建设中。(李冬妹 巴莎·铁格斯 朱必义)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发布于行业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羌都畜牧总畜牧师陈忠敏告诉记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