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把养了3年的10多头低产奶牛送进屠宰场

2019-09-10 作者:关于我们   |   浏览(133)

导语:曾几何时,新疆的奶牛养殖业发展的红红火火,各种养殖合作社、养殖小区先后成立,统一防疫、统一饲料配方、统一挤奶、统一销售、统一为奶牛买保险……

如今,随着养殖成本、牛肉价格的持续走高,奶企给奶农的收购价格却没有提高,于是,有些奶农,开始含泪杀牛,还有些人,依然选择了坚持……

3月28日,奶农王建元一咬牙,含泪把养了3年的10多头低产奶牛送进屠宰场。

家里还剩下10多头高产奶牛,王建元打算先养着,但家人坚决不同意,“不如都宰掉,来钱还快”。

王建元的遭遇不是个例。在乌鲁木齐周边,处于奶业产业链条中的底端、最脆弱的奶农,正面临着“养牛”还是“杀牛”的艰难选择。

一周来,记者走访乌鲁木齐米东区,昌吉呼图壁、吉木萨尔,塔城沙湾等地奶牛养殖户发现,由于杀牛或卖牛的散户越来越多,部分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面临解散。

这只是我国奶业熊市的一个缩影。一方面是洋奶粉不断涨价,一方面是国内奶业的持续低迷,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周伯华在谈到内地市民对一罐奶粉都缺乏信心时,几度落泪。

部长的眼泪能否重振中国奶业,王建元这样的奶农并不清楚。他们除了从这堂市场风险课中吸取教训外,更希望的是政府、企业和农户三方真正做到良性互动,确保处在产业链条底端的奶农在商战中不再只有挨呛的份儿。

养殖小区,奶牛数量骤减

王建元以前是搞机械的,后来听说奶牛养殖是个朝阳产业,就梦想着自己也能见证黎明。

易兴富民奶牛合作社位于乌鲁木齐县安宁渠镇,这里曾是颇具规模的奶牛养殖小区。

2010年,来自达坂城的王建元联合其他几个养殖户,共同投资180多万元租了一个废弃的奶牛场,建立了这个养殖小区。

这里一度很红火,最多的时候有800多头奶牛,每天产奶7吨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不到半年里,奶牛数量减少一半,每天产奶量直降到不足4吨。

奶农们卖掉的400多头奶牛不是卖给别的养殖小区,而是当肉牛卖。

和王建元所在养殖小区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米东区的新疆犇鑫奶牛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该合作社成立于2010年,是政府补贴近一半资金建立起来的奶牛托养机构,建起了现代化养殖小区和专业挤奶厅。

奶农加入合作社后,不仅可以租场地进行养殖,还可以将奶牛放进托牛所进行托养,统一防疫、统一饲料配方、统一挤奶、统一销售、统一为奶牛买保险。

合作社专业化养殖模式令不少养殖户动了心,短短两年时间,就在米东区四个乡镇建立养殖小区,先后有500多户奶农加入,养殖规模一度达到5000头,合作社下辖6家奶站,每天产奶量达30多吨。

如今,因为奶农接连杀牛卖牛,这家合作社的养殖规模锐减了三分之二多,奶牛存栏仅剩下1500头,产奶量也只有十多吨。

合作社相关负责人马方成介绍,奶农将生鲜乳交给奶站,每公斤3元,奶站再转交给奶企,每公斤3.2元。仅2012年6月~9月销售淡季,马方成负责的两家奶站就亏损17万多元。

米东区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仅去年一个淡季,米东区的9家奶站就亏损100多万元。为了维持奶站的正常运转,2012年7月~9月,由政府出资每公斤生鲜乳给予0.2元的补贴。

自治区和各地也出台了一系列补贴政策,如奶牛养殖小区建设扶持政策、奶价补贴、良种牛购进补贴等。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阻止奶农杀牛的现象。

米东区畜牧兽医局统计数据显示,之前米东区奶牛存栏数达到1.5万多头,而现在不足4000头。

对于奶农们的选择,米东区畜牧兽医局业务科科长吐尔逊表示担忧,他说,由于奶牛饲养周期长,一旦受到挫折,要想恢复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

奶农账本,挤奶不如卖牛

在王建元看来,前几年养奶牛还是挣钱的,但2012年下半年以来行情确实不好,主要原因就是养殖成本大幅上升。

王建元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公斤饲料已经涨到3.05元,一公斤青储也涨到0.4元,一头奶牛一天要吃10公斤饲料、40公斤青储,一年下来养牛仅饲料投入就要16800元。去年一个工人工资2000元左右,今年达到了2500元。

不断上涨的成本,严重挤压奶牛养殖的利润,而相对应的,奶企给奶农的收购价格却没有提高。

王建元说,一头花白奶牛平均每天产奶20公斤,一公斤生鲜乳3元,一年下来能创造21900元的毛收益,如果产下一头小牛,可以再卖2000元~3000元。除去各项成本,一头奶牛一年下来也就挣4000多元。如果牛生病,这点利润也泡汤了。

家住高新区西八家户路的马守元,和王建元是朋友关系。看到王建元养奶牛,他也买了12头奶牛,加上储存的2.5吨饲料,他一次性投入15万元。

马守元说,奶牛养少了不挣钱,养多了投入太大,一头奶牛购进价1.3万元~1.5万元,一头牛一次性要储存3000多元的饲草,如果养50头牛,仅饲料一次性就要花掉15万元,一般人根本投资不起。

养殖成本不断上涨,生鲜乳价格为什么涨不上去?采访中,许多奶农认为,一方面是因为饲养成本提高,一方面是乳企垄断了奶源收购,奶农没有定价权。

而乳品企业并不认同这种说法。某乳品企业新疆分公司奶源部相关负责人说,与内地相比,新疆的生鲜乳收购价并不低,甚至超过了内地的收购价。

自治区奶业办公室主任齐新林则认为,生鲜乳价格走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近两年来,我国加大了从新西兰等世界主要产奶国家原料的进口量,对我国乳业带来很大冲击。

2011年下半年进口原料奶粉价格下调,每吨2.3万元~2.4万元,而国产原料每吨2.8万元~2.9万元,加之消费者对国产奶粉信心不足,增加了企业对进口原料的选择。这种情况下,疆内原料奶粉生产企业只能压缩产量,对生鲜乳的需求量减少,无形中也压低了收购价。

而牛肉价格持续走高,则是新疆奶农卖牛、杀牛的直接推手。

自治区奶业办公室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一年来全国牛肉价格持续走高,2012年3月平均价格为42元/公斤,到了2013年2月则涨到57.89元/公斤,涨幅37.8%。

而来自新疆农贸网北园春批发市场实时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以来,乌鲁木齐市场上的牛肉售价持续走高,今年春节前冲破每公斤60元后,就一直没能降下来。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含泪把养了3年的10多头低产奶牛送进屠宰场

关键词: